当前位置: 红网 > 能源频道 > 正文

热点透视丨透视大宗商品电商平台之煤炭电商对策建议

2018-09-11 12:04:48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作者:张一鸣 编辑:刘娜 实习生:聂伊岑

受制约因素诸多煤炭电商破题须加速转型服务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 张一鸣

艰难前行的煤炭电商,亟待破题之策,它和钢铁电商一样,都处在产能过剩行业,电商平台的兴起和衰落,经历从高峰到低谷的起伏,当前煤炭电商发展中遇到诸多问题,受制于行业现状,也与企业的发展战略密切相关。日前,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副研究员周健奇,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B2B与跨境电商部主任、高级分析师张周平,他们表示,煤炭电商虽然当前发展面临诸多制约因素,但若能加速转型,将有利于中长期发展。

中国经济时报:当前煤炭电商发展中遇到的问题,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

周健奇:煤炭市场一直存在市场体系不健全,信息化程度不够,信息化理念不够的问题。现在存在的问题和之前相比,相对比较集中。

首先,在当前的市场形势、供需结构上,煤炭市场依然存在一定的供需短缺,不是很有利于服务行业发展,而电商平台就是生产性服务业。

其次,很多做电商的企业,还不具备供应链资源配置能力。目前煤炭电商平台发展的两个方向是贸易和金融,金融成为发展方向,与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还有提升的空间有关,电商可以与银行合作,利用买进卖出存在的空间,发展金融服务。

再次,一些大型煤炭企业还没有发展到供应链管理的阶段。之前市场的下行,对煤炭企业冲击很大,现在企业有提升服务业的意识,只是多数煤炭企业认为,煤炭还将是能源主体,市场需求量还很大,新能源对传统能源的替代速度还比较模糊。

最后,国有体制和机制制约,电商平台是最需要提升服务能力的企业,但目前进展不像想象中好,一些基础性服务业发展较快,信息化程度和十年前相比有很大进展,基础性服务有起色,但需要的综合服务还是不够,与国有企业体制机制改革的滞后性有关。国有资本的布局结构调整,国有资本投资还是以生产为主,集中在开矿、建矿等方面,与生产相关,没有往服务业发展,很少有企业把大量资金投入到提升服务能力上。而做供应链管理属于服务业,和传统生产性企业有差异,因此首先要有大的资本布局,要有与服务业相适应的体制机制,当前的人才和激励机制很难支撑发展。中央政府强调做电商,地方省属的国有企业与中央政府的要求有脱节,虽然有提升意识,但基本条件不具备,基本能力还需要培育。

张周平:当前煤炭电商发展中遇到的问题,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商业模式创新难。当前煤炭电商行业商业模式创新难,流通利差、物流服务、衍生价值服务、供应链金融服务是当前煤炭电商的主要盈利方式,自营业务所获利润占据整体利润比重较大。在煤炭行业大发展环境下,如果没有自营业务的支撑,中小企业很难吸引到足够的上下游企业,最终不得不转向自营,所以行业短期内很难摆脱自营影响,商业创业较难。

二是企业话语权不对等。同属于产能过剩行业的煤炭行业,话语权主要集中在上游煤炭企业,导致煤炭电商不得不向上游谋求资源,以增强下游用户的黏性。大企业的交易很难被其他中介方取代,而中小企业有需求却拿不到资源。

三是物流成本门槛双高。与钢铁电商相比,煤炭电商的物流成本更高一筹。对中小电商企业而言,煤炭的物流环节从矿山到终端过程中可行性是个问题,如能否进入到铁路的系统。另外,多环节的运输带来的高额成本限制了电商企业的利润,进而限制了企业的发展。

中国经济时报:这些问题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周健奇:煤炭电商存在的问题是相辅相成的,能力的问题与国有资本的布局有关。过去几年煤炭市场长期下行,现在通过去产能和防治污染,使得企业利润水平上升,投资又转向生产,忽视了当前煤炭市场仍处在传统领域,总量过剩的情况依然存在,忽略了新的模式、新的产品的开发,未能考虑到对传统市场的冲击。煤炭企业一定要早做谋划,提升服务能力,而做电商平台是服务能力提升很重要的方面。从政府的角度看,能源资本如何布局对煤炭电商的发展很重要,但现在看政府还是延续之前的布局模式,还是集中在生产端,没有变化。

当前煤炭电商存在的问题,与行业发展水平有关,与政府的治理模式有关。目前中国经济正处在新旧动能转化期,但企业的发展方式没有转变过来,还没有发展到这个阶段,与政府的引导有关,而政府的引导和能源治理有关,根本的原因是中国能源战略依然以资源开发为主,能源治理还处在传统阶段,国有资本的结构调整,都是在生产环节,仍在加大传统领域的投资,未来有可能还会形成新的产能过剩。总体上看,中国的能源战略还没有转到与新时期相适应,未来要发展以技术引领的能源战略。之前是以资源为主,不愁卖,赚取中介费就可以,不做相应服务,现在就要考虑到未来需求和供应的变化,转换成技术引领型战略。例如电商的发展就是与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有关,煤炭电商的发展水平也与物联网、互联网、智能水平以及新能源技术有很大关系。

张周平:当前煤炭电商所面临的问题既有行业属性也跟发展阶段有关。从近几年的发展情况来看,2015年是煤炭高度的买方市场,2016年是高度的卖方市场,到了2017年煤炭电商才开始由亏转盈,现今煤炭还未形成一个相对稳定的市场。

煤炭是大宗散货,属于半标品,所以煤炭电商起步艰难。由于产品品类不同,因此其他行业电商的经验在煤炭行业没有办法复制。煤炭市场具有上下游企业相对固定的特点,一般大型上下游企业都是长期合作伙伴,因而也产生了煤炭市场相对于一般商品市场化程度比较低的特点。

此外,由于受行业、企业管理人员思维理念等影响,造成信息化和电子化程度低也是造成当前煤炭电商发展问题的因素之一。

中国经济时报:市场需要如何应对当前的环境,在宏观政策的管理层面和企业层面,分别应当如何应对?

周健奇:中国政府正在全面推进结构调整,加速新旧动能转换,需要转变能源战略,转变对能源领域的治理模式,要采取更加市场化和法制化的手段,解决政府和市场的关系问题,发挥好政府的引导作用。一方面要明确煤炭是基础能源的同时,需要把煤炭做精,要强化供应链管理服务,另一方面要充分认识到能源格局的变化在加速,要在把存量做好做精的同时注重往服务环节升级和引导。

电商平台企业要有危机意识,主动积极提升服务能力,趁着这两年效益好,抓住市场给予的时机和空间,布局服务领域。目前煤炭电商的盈利模式以自营和供应链金融为主,企业以利益导向为主,但同时也要脚踏实地做供应链管理。

做好供应链服务,必须建立在完善的实体环境上,才能把资源协调起来,但当前实体的条件没有形成,是有难度的,但从长期看,要完善服务链,加强与实体企业之间的业务关系。不是之前的产权关系,而是构建实体服务网络,要有服务能力,同时建立诚信关系,满足市场价格波动中带来的危机需求,做好危机援助和服务。从企业的长期发展看,不能从简单的环节入手,要有服务意识,要转型,要迎难而上。

电商平台中的中介结构,行业协会和交易市场,也要从提升服务的角度,正确处理服务能力,主动切入到服务板块中去。

张周平:从2015年开始国家推出供给侧改革,煤炭、钢铁产业实行去产能政策,之后煤炭重回牛市,价格一路攀升。此外,以国有企业、地方政府为背景打造的电商平台占据着市场较大份额,而既不具备上游煤炭资源优势,又没有地方政府背书的电商平台在竞争激烈的市场难以与之抗衡。

因此,从宏观政策的管理者层面上讲,继续深化供给侧改革,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贸合作对煤炭市场来说是政策利好。增加对“年轻”电商企业的政府补贴力度,防止巨头企业垄断市场的现象发生,给市场营造一个一切供应以买方为中心,买卖双方没有过多的非市场因素的限制,商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能够充分流动的行业环境。

从企业层面上看,商业模式缺乏创新是最关键的问题,而专业化高素质电商人才是煤炭企业电子商务实现创新的关键。所以,煤炭企业应积极从社会引进高端人才给企业创造更多的效益。在此基础上,煤炭企业可拓展更多有价值的延伸服务,如物流、金融等,并将煤炭供应链服务流程细化,和银行、物流、电力等行业进行战略合作,形成大数据中心,促进煤炭企业发展。

中国经济时报:未来的市场格局会呈现出怎么样的发展趋势?

周健奇:煤炭电商平台是新业态,从中长期角度发展,如果未来煤炭市场出现极端情况,煤炭需求下滑,在一次能源中占的比例不断下降,那么未来的发展空间就不大。但从目前来看,短期内的二三十年里,煤炭还是要占到一次能源中的一定比例,需求也将处在波动中,因此市场化的空间很大。考虑到市场对煤炭电商的需求,要建立起更为专业化的分工合作格局,细化分工,在不同的节点和服务点上提供服务,只有这样才能让专业化的服务企业成长起来。

随着社会服务和分工越来越细,未来煤炭电商将是资源共享的服务平台,要把各种不同类型的服务企业集聚在平台上,如果煤炭电商平台能够维护好各种关系,将成为一个资源集聚的平台,这些资源将包括物流、金融、信息、交易等领域,有大量中小型企业,也会出现大企业,类似依托淘宝、京东等成立的很多服多型企业。

张周平:未来煤炭电商的发展趋势将呈现出一些特点:一是当前发展存在的问题也是未来发展的趋势,物流模式、金融服务等发生变化,会成为煤炭电商未来的赢利点之一。随着煤炭市场化的推进,煤炭电商需要形成一定的标准化模式,必须积极搭建政府对煤炭市场的宏观调控平台,以市场手段替代行政手段,加快煤炭物流信息化和标准化体系建设,通过先进的物流技术和业务流程推动煤炭供应链向低碳化方向发展。

二是上游煤炭企业依然占据核心地位,在推进电子商务的发展上有较大优势;贸易商、中间商通过自建或第三方煤炭电商平台,提供信息撮合及物流、金融等增值性服务依然有机会;第三方煤炭电商平台除通过流量优势吸引买卖双方外,还有增强平台自身的更多黏性服务,给平台上的企业提供更有价值的服务。

采访手记

煤炭电商的危与机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 张一鸣

越过山丘,回望来处,初心未改,信念仍在。

对煤炭电商的采访,要比钢铁电商时间短,收获却更多,让我开始反思,大宗商品电商平台的未来到底在哪里?

采访中,我并没有将重点放在煤炭企业和地方政府打造的二方平台上,而是将关注的焦点集中在贸易商打造的三方平台,剖析他们的生存现状、面临的挑战、发展的前景,剖析煤炭电商面临的危与机。

客观看,煤炭电商面临的发展压力,要高于钢铁电商,钢铁电商中一些互联网基因的电商平台,能够找到增长的空间,有做强做大的可能性,而煤炭电商中除了有贸易商背景的电商平台,鲜少有互联网基因的企业,这些企业几乎都在上一轮的大浪淘沙中,消亡离场。

某种程度上表明,煤炭电商对于外来者的参与条件和门槛,相对更高。

煤炭电商门槛的高,首先表现在生产企业的集中度要高于钢铁企业,使得煤炭电商平台对资源把控能力的要求,要高于钢铁电商,所以很多没有能够在前期的发展中,掌握住上游煤炭资源的企业,除了被动地等待和应对外,没有别的更好选择,在时间的流逝中,面临大浪淘沙后的退出。

其次煤炭电商对平台深耕供应链的能力要求更高,不管是在仓储、物流还是供应链金融上,进行垂直领域的布局,煤炭电商面临的成本和压力,要高于一些品类的大宗商品电商平台。

由于客观条件限制,引出的生存困境,成为行业中市场主体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也让采访之路颇为艰辛。

从6月开始,联系煤炭电商企业的采访,早期的联系沟通大多历经多次反复,一些企业乐于接受采访,还有一些企业躲避,我曾经连续两个月,给业内知名的某煤炭电商平台的董事长拨打电话,发送短信,但一直没有收到回复。

而忧虑早已成为业内共识,大多数煤炭电商的董事长在谈及行业面临的问题和发展前景时,总是会有一些担忧,他们不仅担心当前企业发展过程中面临的挑战,也对未来企业的突围之路有颇多疑虑。即便少数盈利的煤炭电商,也向记者坦言,担忧行业发展的前景,他们面临的压力和挑战不可小觑。

早期曾经有一些煤炭电商试图通过提供补贴的方式,吸引买家和卖家在平台上交易。

接受记者采访的煤炭电商坦言,煤炭电商的数量在经过前期的快速增长后,迅速进入到衰减期,一些前期进入者,不得不退出,后来者想要在重围中杀出一条血路,需要付出更多。

煤炭电商的焦虑是集体现象,并非个案,在采访中鲜有煤炭电商向记者表示,前路乐观,相反,他们对于当前和未来面临的挑战,大多都有充分的预期,也正因为此,他们比外界想象的焦虑许多。

2015年一批煤炭电商兴起,资本热捧,煤炭电商成为大宗商品电商平台中,颇受资本关注的香饽饽。一些上市公司转型煤炭电商,还有一些资本借机蜂拥而入,但在经历几年的沉淀后,资本变得理性,观望成为主流,越来越多的企业面临资金饥渴带来的压力,资本对煤炭电商的态度,或将影响到未来的市场格局,有资本注入的企业,有望获得先发优势。

煤炭电商数量的减少,并没有让留下的从业者们放松,反而引发幸存企业的焦虑,他们担心,煤炭电商数量的减少,新进入者的谨慎,会让资本对行业的热度难以升温,对行业的长期发展不利。

不管是否承认,煤炭电商已经进入到新的发展阶段,早期的盲目进入和盲目扩张,已经暂告一段落,补贴的不可持续性显现,煤炭电商需要从之前粗放式的发展,转为寻找与自身行业特性和企业个性相匹配的发展路径,盲目地跟从和模仿,将面临不适应后的诸多挑战。

作为大宗商品电商平台中的品类之一,煤炭行业具有不同于其他行业的特点,与同处在产能过剩中的钢铁行业相似度相对较高,但行业的集中度有所不同。在采访中,记者发现,煤炭电商受到上游和下游的双向制约,不止上游煤炭生产企业集中度高,下游煤炭用户电厂的集中度也很高,使得煤炭电商的空间不如其他大宗商品电商平台。

目前大多数电商平台的目标客户都以小蚂蚁客户为主体,大客户的数量相对较少,这一特性制约煤炭电商的发展,也影响行业发展的进程。采访中煤炭电商的顾虑在于市场空间,这也意味着,煤炭电商的市场拓展之路面临的阻力和压力相对较大。

虽然经营压力较大,但在采访中,记者也发现从业者们对于未来依然充满期待,近期煤炭价格的持续上涨,让一些企业盈利,虽然靠自营模式赚取利润并非长久发展之道,但至少给予还在挣扎中的煤炭电商喘息的机会,未来是否能够寻找到长期可持续的盈利模式,大部分煤炭电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还在路上,还没有到找到突破点,因此他们会高度关注其他大宗商品电商平台的做法,从中吸取可借鉴的经验。

煤炭电商的现状只是当前大宗商品电商平台面临的诸多问题的反映,煤炭电商的突围之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这个过程中政府主管部门和企业都应从行业的长期发展出发,摒弃短视行为。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煤炭电商要在困境中前行,需要定力和耐力,更需要创新能力。在煤炭价格的涨跌中,应对风险,创新商业模式。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