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能源频道 > 正文

专访詹纯新:中联崛起与湖南强盛

2012/9/29 9:41:13 [稿源:新华网] [作者:] [编辑:彭双林]

                          詹纯新

(詹纯新 资料图)

    新华社记者 段羡菊 丁文杰 谭剑 明星

  20年,中联重科从7人借款50万元起家,成长为世界知名的工程机械企业。

  20年,背负“鱼米之乡”、农业大省传统基因的湖南形象,注入了渴盼多年的新型工业力量。湖南工业领国内之先的工程机械产业,其孕育与中联重科息息相关。

  20年,中联成了湖南新型工业化的脊梁,湖南形象的名片;湖南则成了中联起飞的跑道,扎根的沃土。中联强盛崛起的轨迹,与湖南后发赶超的路径,交叉重叠,如影相随。

  2012年9月17日,在中联重科20年庆典即将来临之际,新华社记者在长沙市河西桐梓坡中联重科简朴的会议室,专访了董事长詹纯新。出生于洞庭湖畔的他,温文儒雅又让人感觉意志坚定。从一个工程师磨练成中国著名企业家,带动湖南工程机械引领全国,詹纯新已成今日经济“湘军”的代表性人物。

  率先在湖南挖掘出工程机械的金矿

  新华社记者:中联重科是湖南的一个标志性企业,为湖南带动了工程机械产业、新型工业化的发展,创造了就业、税收,也扩大了湖南的知名度。作为中联的掌门人,能否请您谈谈中联和湖南工程机械产业的关系?

  詹纯新:应该这样说,中联或者长沙建机院(长沙建设机械研究院)是湖南工程机械的发源地。湖南过去也有这个行业的老牌企业,比如江麓机械厂、浦沅机械厂。长沙建机院把图纸给江麓,它开始生产塔机。我记得,实际上我们湖南很早就呼吁搞工程机械产业,但发展缓慢,事实上流于空谈。

  中联重科1992年从长沙建机院“下海”问世后,做得不错。不久,三一从娄底迁长沙,看中了这个市场,也跟着我们做。坦率地说,三一是我们的学生。三一董事长梁稳根有一次在华天请我们吃饭说:“老哥,敬你一杯酒。你给这个行业一个合理的定价,使我们能够进来。”当时一台混凝土机械生产成本大约15万,我们卖40万。三一进来后,每台便宜10万元销售,进入了这个市场。如果我们中联定价一台只赚5万,他就很难进来,因为没有利润空间。比如中联主导市场的塔机,现在三一就很难进来,除非五年八年不赚钱。

  再后来,山河智能以及一系列中小企业,都进入这个行业。可以说,它们的问世,都是直接或间接源于我们中联的带动,中联发挥了有形、无形的作用,带动湖南形成了今天的工程机械产业。如果说,工程机械产业是个金矿,那么是中联重科率先把这个金矿挖出来。一点不夸张,中联重科就是湖南工程机械的发源地!

  工程机械是湖南新型工业一个非常大的支柱产业,增长非常快,有非常突出的贡献。打个比方,如果把它拿掉,湖南的工业产业恐怕少了一个亮点。其他产业比如说光伏产业,实际上规模还不大。中联重科对湖南经济的贡献有目共睹,我们95%的规模都在湖南,税收、就业等贡献几乎都在湖南。

  在湘投资形成“线”状工业走廊

  新华社记者:中联在引领湖南工业发展同时,也带动了湖南不少市州的发展。最新的动作是,8月10日,中联重科益阳产业园项目签约仪式举行。在湖南市县投资的选址过程中,中联遵循什么样的标准与原则?我们发现,从长沙到益阳到常德,中联在湘投资地点连成“一条线”,为何呈现这样的线性状态?

  詹纯新:从长沙往西走,中联重科的“工业走廊”正在形成。随着长株潭到益阳、常德的城市轻轨将开通,这条走廊将更加成形。在这条走廊上,每50公里就有一个中联园区,每一个园区都带动形成了一个小的集群。从长沙高新区的麓谷到宁乡,到益阳东部,到沅江市,再到汉寿县,到德山,到鼎城,到临澧,到津市——中联已经有这么长的一个工业布局。现在,益阳市最大规模的工业企业,是中联;常德市除了烟厂,也算中联了。

  这条线上的三个点,与并购形成有关系:我们并购长沙的浦沅机械厂,顺便把位于常德的老浦沅带过来;津市有湖南车桥厂,是由湖南省国资委牵线,促成并购。第四个点是沅江,沅江有个汽车改装厂,沅江负责人前来推介它,我们当时正处于生产规模的快速膨胀期,发现这个厂虽然状况不好,但有一些基础,于是接过来了。第五个点是在德山。德山液压件厂与常德浦沅配套了几十年。改制后他们想卖,我们收购了大部分股权。

  我们也在探讨总结,如果工厂集中在一起,土地、人力资源、后勤保障等问题都难以供应。形成这样一条工业走廊,对中联的发展很有益处。我们在湖南的投资,将依托已经形成了“线”状工业走廊,然后以长沙为中心,呈放射状辐射周边,再辐射到海外。

  对湖南领导“有什么困难随时找我”印象深刻

  新华社记者:中联在外省有很多投资,湖南的经济环境与外省相比,给您留下什么印象?在与湖南地方政府洽谈合作乃至建设运营过程中,湖南地方政府所展现的政务效率、所给予的投资环境,哪些让您满意或者焦急?

  詹纯新:我到外省,从不愿惊动地方党政,直接到下面。中联重科在渭南的企业并购都做好了,我跟当地的省领导都没有接触。我觉得湖南省发展工业的氛围很浓,大家目标很明确,领导干部们都愿意放下身段去招商,经常现场办公。领导来考察调研时,经常问我,企业有什么困难?因为中联已经充分享受了国家、地方在税收等多个方面的鼓励与支持,所以我们常常提不出什么困难。很多地方领导与我告别时,常叮嘱,“有什么困难随时来找我”,这句话我印象也很深。

  总体来说,湖南地方的投资环境都还不错。地方对我们的支持很大,我们享受的政策优惠力度很大。比如土地的提供,政府在投资建设过程中给予的协调,还包括所提供的政治待遇,我们在地方的企业产生不少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我们每到一地,产生的效益都是明显的,所以大家都支持。中联在沅江追加投资,今年工业产值要争取做到70亿元,帮助沅江工业领先益阳各县区。汉寿县的书记说,引入中联后一年产生的产值,等于他们干了几十年的工业。

  湖南几乎每个地市的书记市长,都跟我们说,希望我们到那里去投资。他们也怕我压力大,说你去看看。当然你去了,他肯定会给你准备项目。有的市州领导是老朋友,联系很多次,我没去过。

  我们中联投资有一个特点,就是非常负责,投资前准备充分,只要一投资,就马上把产值做上来了。像中联在沅江的园区,2010年才开始有产量,今年就70个亿。一去,哗就上来了,立竿见影,不像其他有的企业,要经历几年的成长期。也正因如此,中联在全国没有圈一块地,所有土地都有厂房。

  我曾经跟湖南的省领导提过汉寿一位县委书记招商引资的事。他经常跑过来,说要找我汇报工作,我说我又不是你上级。我们去常德开会,汉寿县的干部就在太子庙挡住我们,请我们停一下,吃餐饭。他们对待企业那种诚恳执着的态度,让人真是难忘。

  打造一个“总部设在长沙的跨国公司”是我们的战略目标

  新华社记者:据我们知道,中联成了国内多个地方政府的招商引资热门企业,外省不少官员政要纷纷联系或上门,向中联抛出绣球。最近,“中联重科上海工业园二期项目”日前在上海松江开工。当地报道称,届时与原“中联重科上海工业园”两个园区实现联产,整个上海工业园将实现年产值达40亿元,年利润总额达5.1亿,年均上缴税收近3亿元。请问,中联重科在外省投资有何计划,中联重科在国内实现跨区域发展的战略目标,下一步还有什么考虑?

  詹纯新:湖北省委书记见到我,就邀请我们过去投资,湖北的省长说,湖北就是想要引进你们这样的企业!包括江苏、东北、山东等国内很多省的省领导和地市领导,都盼我们去投资。地价都是绝对优惠,有的地方是送土地;之外,还给予绝对补贴。我们一个原则,哪怕是你送的土地,我也不会去圈地。中联要去,是根据我们的战略布局去,拿到地,马上盖厂房,去经营。我们坚持主业,坚持诚信。我们要了你的地,我们就有全盘的经营计划。

  陕西渭南,华山脚下,有一个黄河机械厂,原属机械部,我们把它收购了,收购的好处之一,就是不要另起炉灶。刚开始一年做一两个亿的产值,现在高峰期一个月四亿。最近,陕西一位省长到这个厂考察后说,走了一路,在你这里看到希望。因为我们这个厂的产值是百分之百增长,工人都在干活。中联在上海有一个园区,这项投资与浦沅的员工很多是上海人有关。中联在江阴、沈阳都是小规模生产,租房建设,因为塔式起重机的运输成本高,就地生产能够降低成本。

  站在企业的整体发展角度上看,我们的投资在国内的地点首先要考虑湖南。中联的大股东是湖南省国资委,我们很多人都是湖南人。“总部设在长沙的跨国公司”,这就是我们的区域布局和发展战略目标。

  湖南应像江苏一样多引进世界工程机械前十强

  新华社记者:据您了解,目前国内对湖南、长沙形成追赶之势的有哪些省、市?湖南引领自己的工程机械产业的优势,压制其他省、国的竞争对手,潜力在哪些地方?

  詹纯新:江苏是工程机械大省。大家看到的是徐工,实际上只是江苏工程机械产业的一部分。在江苏,常州、无锡等顺着京沪线的一块区域,工程机械企业很多,尤其是为工程机械配套的零配件产业发展很快。

  还有,国外排在前十位的工程机械企业,如卡特,小松,沃尔沃,都进驻江苏,江苏或许是国际工程机械巨头最多的省。实际上,这些企业都没有到湖南来。

  山东原来基础就不错,有临工、中国重汽等企业,而且山东的零配件如发动机,做的也好。

  相比而言,湖南本土工程机械企业的确优秀,湖南的问题是工程机械企业还不扎堆。如果排在世界前十强的工程机械企业都能够引入湖南,大家碰面聚首,湖南的工程机械企业就会上新的台阶。所以我觉得,把湖南叫做“中国工程机械之都”就可以了,叫“世界工程机械之都”,那是不知山外有山,有点夸张了。

  对发展工程机械产业,湖南应该有一个大的战略规划,而且必须是站在全球的角度,让全球的巨头来扎堆。这样,湖南工程机械就不仅仅是湖南新型工业化的支柱,而且是全国、全球的制造基地。

  因为竞争,才有今日的中联、三一两个企业

  新华社记者:中联、三一的竞争在外界看来,大有“瑜亮情结”。可您曾说过同城同业竞争让您很“享受”,为什么这样说呢?同城竞争难道没有烦恼吗?在您看来,同城竞争逐渐内化为湖南工程机械产业发展的源动力,这中间是否经历痛苦的过程,以后有无减少的可能?

  詹纯新:外面都在说三一、中联竞争,我们也感受到竞争的各种烦恼。其实外面说的,比置身于其中的人还可怕。看待这件事,我有两句话。一句话,没竞争不会有今天中联、三一。否则,我不会这么紧张,周六都不休息,你看我们很多管理层周末都没休息。因为竞争,大家有紧迫感,一天当两天用,企业才大步向前发展。依我看,80%的因素,是因为有两个企业竞争,才形成中联、三一这两个大企业。所以28日中联举行成立20周年庆典,我特意邀请梁稳根先生来参加。

  第二句话,有点摩擦正常。比如,今天中午,我们中联在全国摆开的洽谈业务的宴请起码200桌,200桌就有200单。200个单,可能落实到两个人(中联、三一的业务代表)在争。这个单,谁做了,谁回公司得到奖励。因此,两个人出现竞争,发生点磕磕碰碰很正常。不碰,怎么可能?

  因为竞争,才有今日的中联、三一两个企业。不信?把这两个企业并到一块试试看! 我跟梁稳根见面时说,因为竞争,我们不舒服,我们都很辛苦,但要看到,我们做的很快!竞争中出现的碰撞,避免不了,但我们要教育好员工。只要我们两个企业的高层,遵纪守法,讲规范,就不可能出大问题。□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